三星杯一站到底赛制:搞掂人+媒体+眼球

三星杯一站到底赛制:搞掂人+媒体+眼球
文章转自:野狐网  记者谢锐报道 三星杯从2019年开始,在取消小组赛双败淘汰制的同时,推出一站决出冠军的全新赛制,从32强起直接进行单淘汰直至产生冠军人选,这个赛制实施到第四个年头后,在业内外反响甚佳,亦符合现代体育赛事的潮流。  世界围棋大赛诞生于1988年,其时世界性赛事寥寥,富士通杯为了扩大比赛影响,将比赛设为四个阶段,后来随着比赛的增多,又将四个阶段缩短为三个阶段,直至2011年最后一届一站式结束,而后消失。  分站式赛制的前提是比赛数量稀少,每站比赛相当于一项重大赛事,一个子掰两半花,足以引起广泛关注,然而,当冠名为世界大赛的比赛纷至沓来后,分站式比赛轰动效应大打折扣,此外,仅仅是参赛选手们的日程,就是一大难题。所以,分站式比赛越发难以推行下去。  此外,当同质同类的世界大赛增多后,分站式比赛一个负面效应是,一旦赛程过程,那么任何一个阶段的赛事换一个名头,几乎一模一样,不会有任何违和感。比如,以前富士通杯在每年4月至8月之间进行,倘若LG杯还有其他比赛的赛程也是在2月至11月之间,相互穿插进行,对于外界来说,是不是有凌乱感?  以日本七大新闻棋战为例,棋圣战、名人战、本因坊战决赛日程都有明显的阶段划分,棋圣战七番棋决战1月-3月进行,本因坊战决战5月-7月,名人战决战8月-11月,其他如天元战、王座战、碁圣战、十段战决战亦如插花般地安排进行,这样各个比赛的决战日程一目了然,不会有一团混乱之感。  类似于LG杯这样跨年度的比赛还给战绩统计与报道带来混淆,LG杯的届数不能用年份来标识,第一届LG杯1996年开赛,但决赛却安排在1997年2月进行,报道上说首届LG杯冠军诞生于1997年,这没毛病,但1997年这一年却又开始了第2届LG杯赛,甚至还决出了两位决赛人选。所以,像2008北京奥运会、2022卡塔尔世界杯这种方式来标识LG杯,根本不可能。  各大比赛的届数很难被记取,因为比赛太多,但年份却相对容易记住,所以各大世界围棋赛事还是应在一年内完成,这样利于将年份与当年的赛事冠亚军连结起来。然而,现在说2022年LG杯冠军是申真谞没错,可新一届LG杯已经在5月开赛,前两轮结束后即将于11月中旬进行八强战和半决赛,说2022年LG杯冠军是不是稍显杂乱?  一如网球四大公开赛,倘若也是实行分站式赛制,无不贯穿全年进行,这个月同时进行法网32强战和澳网16强战,下个月一并举办温网八强战和美网半决赛,外界不晕菜,球员自己都犯晕。而且,每位球员和棋手的竞技峰谷都有定数,时隔大半年续赛,本来明明有夺冠的状态,现在却只能仰天长叹。  本届三星杯集中进行,助推效应之下,话题数和报道量呈现核聚变式的增长,令人印象深刻。无论多少年过去,类似“2022年那届三星杯崔精进决赛”的话题永不过时。

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,贴了, , , , 标签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